金秋九月,艳阳高照,长安城虽然热了一点,但长孙冲却依然神态怡然,一点都不在乎外面下火一般的温度,不管平日是否交好,见谁都是一副乐呵呵的表情。

原因嘛,很简单,长乐公主在三前产下一子,皇帝得了这个外孙甚为欢喜,特赐名为-长孙延,取:延,年长也,凡施于年者谓之延。从这个“字”就可以看出来皇帝对这个外孙殷勤的期盼。

这不,进了明德殿后,独孤谋和独孤睿这对堂兄弟不顾满头的大汗,捧着茶壶灌水,而长孙冲则恰恰相反,倒了一杯坐下来慢慢地品着。

在李承乾看来,这位乐得找不着北的表哥现在的状态,用“心静自然凉”或者“人逢喜事精神爽”来形容,那就再贴切不过了。

“仲良,有道是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你这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谁还家还没添人进口啊,用不了多久,我们独孤家也要有外甥降生了,你显摆什么啊!”

独孤睿对于长孙冲的显摆感到非常愤怒,多大的事儿,干嘛有事没事就问别人,你有儿子吗?咋地,就你们长孙家能娶会生,我们独孤家就落在人后了吗?

开什么玩笑,你们家那个将来最多也就是国公,可咱家这位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太孙”,将来是要承继大唐这万里河山的,你比的了吗?

对于堂弟的反击,一向稳重的独孤谋甚为赞同,他的聘妻安康公主还没有及笄,独孤睿的亲事还没有着落,所以子嗣一项就只能看向太子妃,长孙冲如茨作为不就眼气他们俩嘛。

“哎呦,睿兄弟,为兄还真没看来,你子现在也能出口成章了,不错,不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看来这走了正道就是不一样。恩,你的对,殿下自然是尊贵无比的,我的儿子当然不能和他比较。我要比的你们俩,是不是,独孤兄!”,话毕,长孙冲还一脸人模样的拍了拍独孤谋。

看着他们三个在下面胡诌八扯,李承乾放下了手中的本子,淡淡:“孤你们三个都多大的人了,真是没个正形,今儿在座的都是舅舅,谁也分不出那个比谁高在那里!”

“今儿诏你们三人来,就是希望你们两家能出来把世袭刺史的诏书先领了,孤知道这项政策不合时宜,可陛下的面子也是要顾忌的,总不能都和陛下顶着来吧。先把诏命领了,让陛下有个台阶下,回头孤去劝父皇收回旨意。”

这事还得从十前起,为了表彰功臣和巩固宗室,皇帝特意下旨将十六名功臣和成年的藩王给加恩,允许他们子孙世袭刺史之位,可诏书一发所有受封的臣子都纷纷上书反对。

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

后来,大伙儿还联名给皇帝上了一道奏本:承恩以来,形影相吊,若履春冰;宗族忧虞,如置汤火。缅惟三代封建,盖由力不能制,因而利之,礼乐节文,多非己出。

两汉罢侯置守,蠲除曩弊,深协事宜。今因臣等,复有变更,恐紊圣朝纲纪。且后世愚幼不肖之嗣,或抵冒邦宪,自取诛夷,更因延世之赏,致成剿绝之祸,良可哀愍。愿停涣汗之旨,赐其性命之恩。”

见到自己的亲信大臣们连名上了这样一个本子,把自己的一片共享江山的好心当作了驴肝肺,李世民被顶得好几都吃不下饭。

这招世袭刺史的制度当然不是皇帝凭空想象出来,北魏时,曾封元穆为世袭并州刺史,高欢为世袭定州刺史等,但因政局的变动,实际上其子孙都未能继任刺史。西魏及北周初沿袭其制,武帝保定三年,令世袭州、郡、县者改为五等爵,世袭州刺史者封伯。

在李承乾的印象中,此次应该是十四名功臣授封,这次多出来的两家就是独孤谋、独孤睿这两支,皇帝这是在抬举太子妃的母族,算起来这还是自己那双下翅膀煽动的结果。

皇帝是好心,他认为封建亲戚,以为藩卫,安危同心,盛衰一体,这些受到分封奖励的功臣,大多数都是实打实的亲戚,在皇帝心中他们是比较可靠的,有朝一日,朝廷受到威胁,亲戚们就会带兵勤王、拱卫朝廷。

既然皇帝真心实意想分封功臣,这些个功臣为什么不敢接受呢?原因很简单,这份恩典实在太大了,大到了功臣们不敢要的地步。对于宗室亲王们来,这倒没什么,他们本来就是龙子龙孙,完坦然接受这份恩典。

可对于功臣们来,接受世袭刺史之位,就等于接受了列土封疆。外姓功臣接受列土封疆的事情,历史上有过,比如着名的楚王韩信,最后落得一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

长孙无忌和房玄龄、杜如晦等功臣都是精通古今之士,他们都有一家老和数不尽的门生故吏,一旦将来皇帝如汉高祖一般,那他们岂不是要成为下一个韩信了,所以就纷纷上书辞掉世袭刺史之位,以求保性命。

“殿下,你也不要多想,家父和房相等人也不愿如此,他们也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苦衷的。臣回去后就跟家父清楚,你放心好了。”

长孙无忌已经装病不上朝好几了,就连孙子降生也不敢大宴亲朋,还不就寥皇帝收回成命嘛,这下好了,有了太子出面就好了。

待长孙冲的话完,独孤家两兄弟也纷纷领命,他们俩那自然没有问题,完可以自己作主,之所以一直没有上表,一来是那些前辈大臣们都持反对意见,二来是太子还没有发话,所以他们俩才缄口不言的。

对于世袭刺史制度,李承乾当然知道是没用,可皇帝这人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为了这样的事和重臣勋贵们生了嫌隙太不值当了,所以他不得不站出来补一个台阶。唉,摊上了这么一个爹,成都跟在屁股后面修修补补,老子这头发都要白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