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到九点,白初晓直接输入密码进去。

客厅里,电视机放着,祁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零食吃。

看到白初晓,小家伙立马扬起笑容,“三婶回来啦。”

白初晓关上房门,迈步过去,“是啊。”

“三婶你去哪啦?三叔做了一桌你爱吃的菜,可惜你没回来。”祁霆说完,嘴上继续嚼着薯片。

闻言,白初晓一愣,祁墨夜已经做好饭了?

她回神,问:“你三叔呢?”

“在书房。”祁霆小手一指,“三婶要好好哄三叔哦,三叔看上去好难过。”

啥?

难过?

不至于吧……难道不是生气吗……

书房的房门紧闭,应该在工作,白初晓想了想,没有去打扰,选择和祁霆在客厅玩,等祁墨夜处理完公务自己出来。

女人如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九点整,书房的门被打开,男人修长的身形从里面出来。

白初晓抬眸看去,“忙完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祁墨夜低声问。

“就一会儿。”白初晓细细打量着祁墨夜的神色,和平时一样,看不出什么。

她就说祁墨夜怎么可能难过……

祁墨夜看了眼茶几上的药膏,找来医药箱。

他在白初晓旁边坐下,拿出药棉。

白初晓穿着宽松卫衣,袖口很大,她直接卷上去,露出白皙的胳膊和纱布。

白初晓看着他,想起祁霆说他做了她爱吃的菜,心里挺感动,她开口解释:“今天我真忘了,下次如果不回来或者有事,我绝对给你打电话!”

祁墨夜手上动作没停,“去机场接朋友,不是阳城人?”

“是啊,之前在其他地方认识的。”白初晓简单敷衍过去。

祁墨夜有了经验,这次上药的动作不再显得生疏,也没有弄疼她,很快就处理完毕。

白初晓说了句谢谢,顿了顿,提前跟他打招呼,“我这几天晚上,大概都不回来吃晚饭,你正好可以休息几天。”

伍泰和戴信来这边,肯定要和他们聚一聚。

“在外面吃得惯?”祁墨夜低低的问。

“皇家三号吃的,还可以。”白初晓笑着回应。

“这几天都打算在皇家三号吃晚饭?”

“应该是,我朋友说好吃,你们皇家三号的厨子很优秀,当然,跟你还是不能比的。”白初晓不忘拍一波马屁。

他幽深的眼眸里有着女孩的身影,“看来这两个朋友对你很重要,男的女的?”

“男的。”

“那个按过摩的朋友?”他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又似乎有一丝冷意。

白初晓意外,他居然还记得这个?

也是,毕竟用一个人情来买断了。

她实话实说,“不是,他没来。”

祁墨夜关上医药箱,“你的朋友挺多。”

“还行。”白初晓觉得不能再跟他聊下去,不然老底都被人知道了……

于是,她用困了的借口离开,回自己公寓。

白初晓洗澡完正在吹头发,突然接到一通来自白氏的电话。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她滑动接听键,“喂。”

里面传来急促的声音,“经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