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的本章送上来后,皇帝就召见房杜等宰相和孔颖达、姚思廉等大儒共同商议,没错,老兵们抵死不说都是为了男人的尊严,家族的脸面,换成几天在坐的每个人对于这样的事儿,也都会选择缄口不言。

同时这也反应了一个民间的现状,老兵卧雪爬冰、风餐露宿的为国戍边,为国征战的时候,他们的妻儿老小都在家乡受着极不公正的待遇,而且这种可耻的做法又钻了刑律漏洞,让老兵们只能吃哑巴亏。钱财和土地倒是小事,但是这种败坏人伦的做法,是无论如何都让人不能容忍的。

“高明在奏本中用得两个词非常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要以为这是在小题大做,此事关乎这吏治、兵制、刑法、民生。此事让朕想起了秦汉两朝惩治这些流氓无赖的做法,难道说,他们觉得朕没有秦皇汉武的霸道吗?”

流氓无赖可不是只在才大唐才出现,他们这种人的的起源可是说是由来已久了,而且总是打压一搏,又冒出来一拨,严重影响历朝的统治,其中手段比较强硬的就要数秦始皇和汉武帝。

秦朝时期,采用的是法家思想,为了管理整个国家,秦朝制定了相当严密和残酷的刑罚。如果碰到那些恶霸,或者打着“大侠”旗号而坏事做尽的流氓,秦始皇绝不会手软。

一旦掌握一些证据,秦始皇就把这些恶霸家,强制迁徙到都城咸阳旁边,以确保更好地监视,如有不从者,则格杀勿论。即使是被迁到咸阳了,一旦有需求,就让这些人拉到战场,或者拉去修路或者修长城。

汉朝建立后,流氓无赖出身的刘邦,并没有对那些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霸进行惩治。到了汉武帝时期,这些势力越来越猖狂,甚至连当地的官府都不敢管。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对这些乡绅恶霸十分憎恶,就展开了大规模地整治。在当时有一位名叫郭解的恶霸,黑白两道通吃,欺压百姓,甚至强抢民女。

汉武帝知道后,就命天下豪强都要迁徙到关中,但郭解不想去,还找到了大将军卫青那,托卫青替他说情。汉武帝十分愤怒,一个恶霸居然有如此能量,就下令把郭解的家都给灭了,当地人们无不欢呼。

“陛下,臣以为因为恶小就对他们的恶行视若无睹,而且现在的流氓无赖都要比从前的聪明的多,他们作恶的手段层出不穷,处处让人憎恶,而又让人无从下手,所以朝廷必须制定相应的刑律来制止这种动摇国家根基的罪恶之徒。”

太子的本章,大伙都传阅过了,官绅勾结都快成链了,作为政务宰相,他竟然不是第一个站出来,这本身就是有罪了,要是再不站出来,正本清源,那这官儿当得也太亏心了。

“陛下,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下令如流水之原,令顺民心。今天的这种倚强凌弱的风气,都是因为教化的不盛的原因,臣以为,还是应该对症下药,加大礼教的推行才是良策啊!”

孔颖达的话不仅让皇帝皱眉,更是扎了不少人的耳朵,教化,扯淡吧,和流氓无懒讲孔孟之道,这不是对牛弹琴吗?太子参的那个县令,不就是出自你的门下吗,他到是被你教化的挺好的,还不是道德沦丧,有事官体的勾结那些恶棍去祸害别人。

清丽脱俗校服美眉舒眉展眼图片

“孔祭酒,老臣以前听人说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时候,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今儿见了夫子你,就大概明白了这其中的含义了。现在已经逼出人命官司了,难道非要把老兵们都逼反吗?空谈误国,此言不谬!”

话毕,牛进达不管气的哆哆嗦嗦的孔颖达,拱手向皇帝进言:“陛下,前人能想得招儿已经都想了,而且都付诸于实践,可这人只要有好吃懒做的心,就免不了再发生这样的事儿,这不仅关乎老兵们,也有不少的百姓牵扯其中,他们都是有苦难言啊。”

“臣以为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严惩不怠,非如此不可挽回军心和民心,手里有人命的,一经查实,一律斩立决,为祸多年的则一律剥夺民籍,发于边关与披甲人为奴,不下重手,是刹不住这股歪风邪气的。”

牛进达的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殿内的不少人都纷纷跟着点头,大伙儿的政见也许不同,但同样他们也明白,孔颖达说的那套糊弄那些儒生还可以。

对于那些见利忘义、有奶就是娘的青皮无赖,他那套就还不如茅厕里的厕筹呢,况且朝廷在边境上还有数十万边兵,兔死狐悲的道理人家还是明白的吧,虽然制于造反,但以后恐怕也没什么人愿意帮朝廷出力了。

“陛下,牛尚书所言有理,臣弟附议,既然都是寡廉鲜耻之辈,那些手里没有人命,也可以给他们落个贱籍,把他们发到秦楼楚馆当兔爷,去伺候人也是可以的嘛。”

李道宗玩世不恭的话,把承庆殿内的大臣们都逗着笑了起来,大大缓解殿中紧张的气氛。他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老牛和自己那个宝贝侄子是忘年交,孔老头儿又是个十分矫情的家伙,他们这一闹,不就把皇帝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吗?

“玄龄,克明,你们几个都是这个意见吗?”,看到老房等人都点头称是,李世民拂了下胡子,随即说道:“好,那你们几个重臣下去议一下,回头把具体的法案再呈上来,对了,不要忘了太子说的那条服役期间的保护政策,这条提的好啊,朕也是行伍出身,知道这里面的滋味。”

说着说着,皇帝的思绪就回到当年金戈铁马的日子,就在他准备和大臣再吹嘘下虎牢关的战绩的时候,魏征离开座位,那张鞋拔子脸依然是那么难看。

“陛下,臣有事启奏!”

“玄成啊,什么事让你如此的严肃啊!”,话毕,李世民端起茶盏美美的喝了一口,能找补上一个漏洞,而且还利国利民的,怎么能让他心情不愉悦呢!

“臣弹劾魏王-李泰,这是臣的奏表,请陛下御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