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二年,皇帝东巡归来后,褒奖了一批赈灾有功人员,比如刘政会,杜荷,刘元等人。

同时也核准了廉政部尚书牛进达奏本,所羁押的数十名官员一律充军,抄家。

这些人都是在赈灾的过程中渎职才被抓的,但其中有一名刺史,倒是难道刑部和廉政部的官员。

他叫郑善果,岐州刺史,郑州荥泽人,西魏少司空、岐州刺史郑孝穆之孙,北周大将军、开封县公郑诚之子,母清河崔氏。

这哥们出身世家豪族,父子三代都在岐州做官,在当地官声也算不错,这次关中闹蝗灾,赈灾也算得力,本来是吏部是要对他进行褒奖的。

但廉政部却接到乡绅的举报,说这位刺史大人趁着天灾竟然鼓励治下百姓出家,购买土地,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租庸调制。

可廉政部的调查结果让当时监国的李承乾哭笑不得,郑善果买地一个子都没少了老百姓的,甚至看到实在困难的,还多给一些,这属于正常的买卖。

尤其人家理由很充分,花自己的钱买地捐给佛寺给正在遭受蝗灾的岐州百姓祈福,这你又能说什么呢。

原来郑善果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和许多大德高僧都关系匪浅,经常一起谈道论法。

他本人也对佛家宣传的灾祸要提升慈悲心,共创「善业」,要供佛、敬天以得到保佑与护持之力的理论十分的推崇。

总之他买地和鼓励百姓出家就是让大家避免受到灾祸的迫害,至于地有没有人种他可不在乎。

不管是出于法理还是为了暂时的稳定,使郑家和崔家在大灾中不至于借此发难,李承乾只能把这事压了下来。

小清新蕾丝美女轻盈动人图片

这不现在皇帝回来,牛进达就把这案子摆在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坐在承庆殿里生闷气,在李世民看来郑善果是神佛捧得比皇帝都高,这让怎么能让一向自恋的李世民高兴呢。

但也不能明面说神佛无用的吧,加上郑崔两家求情奏本也一封接着一封送到弘文殿,是,谁都知道郑善果这么做不对,但你又有什么理由定他的罪呢。

“朕今日让你们来就是要谈下郑善果的事,平白就把这么土地和百姓都送人,还合理合法,你们说,怎么办。”,李世民双目扫过殿内众人。

魏征左右望了一下,看众人都没有说话便开口道:“陛下,他把本来应该给朝廷纳税百姓和地都送给了寺院。

要是人人都学他,那用不了多久朝廷就无兵可用,无粮可征了,臣看他是打着为民祈福的幌子欺骗了朝廷和百姓。”

萧瑀:“魏大人,看事不要太片面,郑善果在赈灾中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吧,不能因为这点事给他重处,要不然谁还会敢在大灾之年周济百姓呢。”

“作为岐州刺史他有义务带领治下百姓度过蝗灾,但这不是他将朝廷的百姓送给寺庙的理由”,长孙无忌恨恨的说道。

刘泪一向和郑家交好,看到长孙无忌这么说,也站了出来大声的质问道:“长孙大人,他郑善果花的是自己的钱,百姓也不是他强行抓去的,用什么理由去治他的罪呢,他是贪赃了,还是枉法了。”

刘泪说的没错,也让长孙无忌一时语塞,只能坐下生闷气。

“陛下,不论在任何朝代,官员们信奉任何宗教,朝廷是不管的,梁武帝萧衍也四次舍身进庙。

连皇族都如此笃信宗教,更不要说那些世家豪族和文人墨客了。在他们眼中这世上最大就是神佛,

至于国家有没有钱粮和兵员,根本就不在乎”。

房玄龄抬头看了皇帝一样,见皇帝给自己使了个眼色,就将这事给点明了,官员们对神佛的笃信远远超过对皇权的敬畏,这才是让李世民愤怒的原因。

杜如晦:“他们拿着朝廷的俸禄就应该一切以朝廷的利益为先,拿着朝廷给的钱粮反而去贴补他所谓的信仰之地。

那我到是想问问他的官是给谁当的,要是觉得自己实在舍不下对神佛的敬仰之情。

那没关系,大可以辞官出家,专心的伺候神佛,这样三心二意的人,怎么能尽忠王事,忠心事主呢”。

杜如晦从来不信神佛,补起刀来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留。

李承乾看着房杜二人唱的双簧暗暗的竖起大拇指,要怎么说人家能当宰相呢,这份眼力价儿确实不是常人能有的。

李承乾:“父皇,房杜二位大人乃老成谋国之言,在我朝这样的官员也是有一些的,他们一边侍奉君主,另一边还要虔诚的拜理神佛,可是说是分心乏术。

可这甘蔗哪有两头都甜呢,郑善果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难道朝廷就什么都不做吗?

就如魏大人所说,长此以往朝廷的钱粮兵丁从哪来呢。

大人们本来就对这滚滚的红尘不厌其烦,让他们继续为官却也是难为他们了。

儿臣看不如这样,让那些放不下参禅的大人们都回去好好的侍奉神佛,不能断了人家的成佛作祖机遇不是。”

见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李世民也就坡下驴了,点了点头。

一本正经的说:“朕虽是一国之君,万邦之主,但也不能限制了臣民们的宗教信仰,像郑善果这样的大臣,为官也算是能吏,但始终不下那清净之地,

确实不容易。民间夫妇过不下去尚且允许合离,又怎么能强制他们出来做官呢。

传旨免去郑善果岐州刺史的官职,礼送归家,让他安心理佛吧,

同时中书省再拟一道诏书,凡是想礼拜神佛的无暇朝务的,朝廷统统都允许他们辞官。”

弘文殿发出的两道圣旨,淡化这件事中对皇权的不敬,让那些平日里满口道法佛理的官员立马就三缄其口。

谁也不想把自己牵连进去,当然也没有一个去向吏部提出辞呈的。

大家出来当官就是为了人前显贵,有几个能被忽悠成郑善果那样呢。

很多朝中的官员都在暗地里叨咕郑家出了傻子,皇帝还让人送来佛经,袈裟,并衷心的祝愿自己的爱卿早日成佛作祖,这也让郑家是有苦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