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两种颜色的能量柱在半空中相撞,产生的气流将火海吹拂的如同风卷草,一圈一圈的往外扩散。

“嘶!!”

强烈的震荡波传来,裂眼魔蛛的身上迸裂出几道狰狞的伤口,绿色的液体喷涌而出,落在火焰中被瞬间蒸发。

它八只血色的蛛瞳看着对面半隐在火海里的九尾妖狐,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猛然抬起后腹,几颗肉瘤不住的颤抖着,肉瘤里的瞳孔飞快的转动,试图锁定九尾妖狐。

突然,瞳孔停止转动,死死的锁定一个方向。

裂眼魔蛛背后的肉瘤一阵痉挛,道道灰色的射线突然从肉瘤里射出,洞穿一层层火焰,悄无声息的朝九尾妖狐藏身的火海中射去。

“吼!”

九尾妖狐感知到威胁,在火海中几个隐现,出现在裂眼魔蛛的背后不远处,它高高跳起,张开的前爪带着些许扭曲之意。

“嗤!”

“嘶!!”

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

裂眼魔蛛身子僵直,背后的一个肉瘤突然炸开,大量的碎肉和绿色液体挥洒,它嘶吼着转过身,黑紫色在口器前酝酿,疯狂朝四处扫射。

九尾妖狐翻身躲过死亡射线,隐入火焰中,如鱼儿入水般消失不见。

死亡射线犹如激光一般,在火海中到处扫射,赤红的火焰扭曲着抵消黑暗能量,火焰翻滚火星四溅。

火焰中一对猩红的竖瞳默默注视着裂眼魔蛛。

躲在暗处舔舐伤口的九尾妖狐此时也不好受,就在它攻击到肉瘤的瞬间,肉瘤突然翻转,一道灰色的射线洞穿了它的爪子上的肉垫,如果不是躲得及时,此时它的脑袋可能都会被洞穿。

伤口没有一丝血液渗出,仿佛那里天生就是一个圆形空洞,只是它在伸展爪子时,由于失去了一些筋骨组织,最前端的两个爪子如同摆设。

它用仇视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发疯的裂眼魔蛛,准备着下一个进攻的时机。

“嚯,这招厉害!啧,又折了一条腿,真惨啊。”邵子峰蹲一片废墟上,怀里抱着藏锋,津津有味的看着火海中心的战斗,不时评价两句。

“嘤嘤!”球球坐在一边抱着能量药剂,邵子峰说什么它都附和着点头,长长的尾巴拖在地上一甩一甩,活脱脱的一副小狗腿模样。

嗖!

火海中九尾妖狐突然从火焰中窜出,高高的跳起,九条尾巴上滴落着如水滴般的流焰,看上去甚是绚丽。

它对着裂眼魔蛛张开尖嘴,发出尖锐的叫声。

火海突然沸腾起来,隐约能看到地面迅速龟裂、凸起、崩碎,一股岩浆将裂眼魔蛛高高顶起。

还不等它飞到最高点,九尾妖狐嘴中吐出缠绕着扭曲黑色粒子的火柱,将裂眼魔蛛狠狠的砸进火海。

巨大的冲击瞬间形成一片真空,中心没有一丝火焰,裂眼魔蛛仰躺在龟裂的大地上,几条狰狞的蛛腿不断颤抖。

它挣扎着翻转过身,整个身体伤痕遍布,背上的肉瘤颗颗爆裂,留下一个个被烧的焦黑的空洞,三条狰狞的蛛腿无力的垂在地面上,显然已经是断了。

九尾妖狐落在火海中,腿一软差点趴在地上,它大口的喘着粗气,有血液顺着张开的狐嘴往下流淌。

最后一次交锋虽然是它占了便宜,可伤势却并不比裂眼魔蛛好多少。

身上多处被洞穿,给它留下了不可逆的伤势。

“差不多了。”

看到这,邵子峰拍了拍小口喝着能量药剂的球球,拄着藏锋站起身来,左手持鞘,右手握柄。

他低头看了眼球球:“刚才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嘛。”

“嘤嘤嗝~”

球球仰头将能量药剂喝完,张嘴吐出一道黑烟,两个小爪子抱着空瓶,飞快的点着头。

“那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邵子峰的瞳孔瞬间发生了变化,金红色的竖瞳里跳动着火焰。

他持握藏锋的双手上也被赤红色的火焰覆盖,藏锋在他手中剧烈颤抖着,隐隐有握不住的迹象。

球球小爪子拍在地面上,眼中也燃烧起熊熊的火焰,丝丝缕缕的火元素从它鳞甲缝隙冒了出来,在它背部凝聚出一个火团。

“嗤!”

火团撕裂,一对宽大的火焰之翼猛然展开。

球球飞起用小爪子抓住邵子峰的衣服,火焰之翼一振,带着邵子峰缓缓升空。

球球的长尾搭在邵子峰右臂上,稳定他身形的同时,将颤抖的藏锋死死压制在鞘中。

夜风吹拂,邵子峰俯瞰着燃烧的大地,心中的中二之魂燃烧了起来。

似乎,这高度,也不是很可怕嘛。

或许火焰之翼相较于火海的光芒,太过微弱,他们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一次,球球飞得极高,已经隐约可以看到东方地平线的鱼肚白。

凛冽的高空寒风肆虐,邵子峰的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

球球的火焰之翼不断掉落火焰,被吹散在空中,突然它身形一晃,达到了它飞行的最大高度。

“吼!”

球球发出一声咆哮,龙翼一振,化作一道流光,拖着长长的尾炎朝下方俯冲而去。

“局长,你看天上。”陈正龙突然指着夜空,对刚回来的杨谦喊到。

杨谦一愣,努力睁开他那双老花眼…

隐约看到一对龙翼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快速落下。

“这是…”

两人对视一眼,有期待,有欣慰,但更多的则是担心。

俯冲的速度越来越快,翼尖划出两道白色的气浪,邵子峰紧紧的闭着眼,缓缓的抽出了藏锋。

“锵!”

清脆的刀鸣在夜空响起,一股猛烈的冲力从手中的传来,刀柄似要脱手而出。

“吼!”球球一声怒吼。

随着刀身抽出,赤红色的刀身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瞬间汽化发出刀气,而是被球球的压制在刀身之中。

下方火海的火元素被吸引,从火焰被疯狂抽离,附着在刀身之上。

这就是邵子峰执意要解开九尾妖狐束缚的原因。

他在赌,赌九尾妖狐的火焰对藏锋有莫大的吸引力,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火焰时根据藏锋的反应产生的猜测。

邵子峰浑身战栗,双手握持刀柄,张嘴大喊:奉滋唔唔斩!”

燥热的狂风瞬间灌入,他的脸皮被吹的皱起,根本不能完整的喊出那羞耻的台词。

嗡!

球球在邵子峰斩下的瞬间放开压制,一阵红芒瞬间爆发,刀芒上缠绕着扭曲的黑色粒子。

剧烈的波动终于引起了下方的注意,它们抬起头,眼中倒映着一抹红芒。

刀芒一闪而逝。

火海瞬间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