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少女脸上的头发,露出了那张还算是有印象的俏脸,方宏无奈的一屁股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虽然知道跟这个少女扯上关系,对于自己来说肯定是麻烦多多,不过按照方宏自身的为人,他不是那种因为害怕麻烦而去忽视别人走入险境的那种,就算是真的无法拯救,他还是会向其伸手的那种……

人的生命,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啊!

如果松手的话,那坐在这里的,就不再是方宏了。随着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几辆警备员标配的车辆从铁桥上行驶而过,顺着路口向着人群汇集的地方前来。

车子停在了距离不到五米远的路边,车门打开,三名副武装,看上去跟刚刚才见过的黄泉川爱穗装备差不多的男人从车门上迈下,抬着白色的担架向着人群走来。

看到警备员已经到了,挤在一起的围观人群自觉的让开了一个缺口,一个摘下头盔看起来丰神俊朗的男警备员笑着快步走上前,对着蹲在人皮狭美身边一块石头上的方宏说道。

“这次真的是谢谢你,诺,我们是警备员,关于溺水者的事情就教给我们吧!”

“溺水者在这里,这是她的身份证明。”

虽然觉得有些问题,不过方宏还是觉得相信警备员才是,他把从人皮狭美身边捡到的身份证明递给了来人。

“好,我知道了!”

接过方宏递过来的人皮狭美身份证明,男警备员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两个同伴训斥道:“还不快一点,人命关天,跑步过来。”

“是!”

采果子的美丽姑娘

另外两个看上去级别稍微低一点的男警备员答应着,也同样走入了人群中,展开了手上抬着的白色担架,平铺在草地上,就要把人皮狭美抬走。

“等等!”

方宏伸手拦住了两人的动作。

“怎么了?”

头领看着方宏阻拦的行为,先是一愣,一双手迅速捏紧了怀里的东西。不过,看着方宏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反而自己伸手将那名少女抱起来,轻轻的放在担架上,于是又松开了自己手中的东西。

“你们真是,她可是溺水者,弄不好心肺里还有残余积水,那种抱法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啊!”

方宏把她的身体放平,用手感受着她的鼻息,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生硬的对着警备员头领说道。

“哦,是这样吗,真是抱歉了!”

模样是头领的家伙倒是很有种知错能改的风范,也不顾方宏是学生而自己是老师的身份,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示意自己受教了。

“快走吧,人命关天。”

方宏指了指呼吸微弱的人皮狭美,示意还是救人要紧,警备员头领直起身子,然后带着两个同事,抬着人皮狭美的担架就要返回车子。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被警备员接手了,方宏摸了摸已经差不多半干的头发,也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换上一身衣服才行。方宏觉得自己这波亏大了,刚才脱掉那身练功服的时候忘记一件事,自己的手机还在里面呢,感觉心痛……

应该让警备员们给自己发点见义勇为奖金什么的,怎么说也得弥补一下自己的亏损才……等等,警备员!

方宏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觉得不太对劲的地方在哪里,按照亚雷斯塔所说,所有的在职警备人员,现在都应该在警备员总部为‘魔法师入侵’事件做报告,根本不可能在短短三分钟内赶过来,更何况……如果真的有人溺水的话,首先应该要来的,不应该是医院的急救车吗?

方宏透过周围逐渐散开,变得聊聊无几的围观群众看着已经快要行驶到铁架桥上的黑色特种车,它与迟来一会儿的白色医院急救车擦肩而过,方宏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好手段,利用警备员的身份,与医院的急救车打了一个时间战,这么说来,他们肯定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附近监察人皮狭美的行动了吧!

完被人当做傻子玩弄的方宏怒了,他感觉到一阵羞辱的意味,估计在那个模样很是帅气的男‘警备员’九十度鞠躬的时候,是在嘲笑自己的愚蠢吧!

确实挺蠢的,只是单单这么一想,方宏就觉得自己的耳朵仿佛在拉长,自己的鼻子也挺立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猪!

‘铛!’

纯黑色的金属铁棍突兀的出现在了方宏的手中,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的了,右手的小指在‘纳’上轻轻一擦,一件黑色的t恤和一件黑色的短裤便出现在了方宏的手中,非常麻利的将这两件来学园都市的时候穿着的土爆了衣服套在身上,方宏拄着黑色的铁棍‘笃笃笃’三连戳,顿时,三颗青色的‘风螟蛉’便出现在了方宏的身边,光球破碎,内部的五芒星法阵融入了方宏的身体。

感觉就像是猛地脱去了沉重的铠甲一般,方宏的身体瞬间觉得轻松了好多,这可是真真正正的脚下生风,方宏的整个身体都隐隐拉出了残影,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特种车辆追了过去。

“停车!”

方宏抓着黑色的铁棍,奔跑在平整的公路上。

“这位同学,我们车上还有病人,暂时没有办法停下,抱歉了……哈哈!”

跟方宏搭话的男警备员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对着脸都快气红了的方宏说道,语气是各种正经,不过那戏谑的眼神,那种就像是看待蠢货一般的眼神还真的是激怒了方宏。

……

“五河队长,这家伙的‘尸体’也是一份不错的材料呢!”

坐在驾驶座上的一个‘警备员’对着模样帅气的五河宏仁说道。五河宏仁,也就是之前跟方宏搭话的男警备员从窗户里把头收了回来。

“确实不错,估计是电击使或者空力使之类的能力者,只要不是肌肉强化方面,就有被收集的价值。”

五河宏仁看着被随意丢在后座上的少女,冷笑一声,抓起了一根极为细长的金属管,他从自己贴身的衣服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包含着三枚比头发还要细的多的蓝色长针,一股清香随着盒子的打开,从长针上散发了出来。

一时间,车上的所有人在看到长针的一刹那,身上有着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剧毒,这是组织里专门研究出来的一种特殊武器,命中的一刹那就会将人的脊髓神经部污染破坏,但是唯独不会破坏大脑,那种只有大脑还存活,身体被彻底破坏的的恐怖感,只要是想一想,就足以把人逼疯。

“队长,这可是用来对付‘超能力者’的武器,用在他的身上是不是有些浪费?”

“‘冰针’自从制作出来以后,还从没有在人体上试验过,这家伙的实力估计已经达到强能力者的顶峰,用来测试一根‘冰针’,也不算辱没了他。”

“更何况,我们组织,相比较活人,更加喜欢尸体。”

五河宏仁抚摸着少女冰凉的脸庞,冷笑着说道:“人皮狭美,啧啧,不正是为‘它’的诞生,所存在的‘皮’吗?”

蓝色的‘冰针’,被推进了金属管中,对准了,紧追在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衣服的男青年。五河轻轻按下了扳机……

‘嗖’

一道寒光闪过,方宏目光一凝,瞬间就注意到了那比头发还要细的蓝色长针。

“太极拳意,野马分鬃。”

虽然冰针的速度极快,但是再怎么快,对于已经初步天人合一的方宏来说,也只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根本不值得一提。

停下脚步,稳住脚心,方宏右手前摆,左手稍后,瞬间一捏……蓝色的冰针,赫然被紧紧的捏在了手中。

“怎么可能!”

“这可是用来击败超能力者(level5)的……”

意识到这是好东西的方宏反手将这枚蓝色的冰针收回‘纳’中,恰巧听到了前面车子上人惊讶的声音,顿时便冷笑一声。

“击败超能力者,别开玩笑了,等级达到超能力者,那可是‘质’的改变,七位超能力者,就凭这种东西,你们一个都打败不了。”

“所以,留下吧!”

方宏的身体瞬间拔地而起,左手瞬间捏爆了一枚‘火莲华’,借着爆炸的力量瞬间就来到了特种车的上空,然后,一棍子便砸了下去。

……

“医生,很抱歉,我又给您添麻烦了……”

上条当麻看着面前的青蛙脸医生,颇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道。

“上条!你这个孩子真的是不让人省心那……真是的,给警备员们造成那么大的困扰……如果不是医生主动跟我说,老师还真不知道你这么能干呐!”

看上去就像是十岁萝莉的小女孩敲了敲上条当麻的脑袋,看着上条当麻被紧紧缠上的左腿,眼眶里隐隐有着泪花不断的打着转儿……

“对不起,小萌老师,让你担心了。”

上条当麻垂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小老师和有着长长秀发的冷面少女姬神秋沙。

“还有姬神,也谢谢你来看我。”

“真是的,我不是提醒过你,要多注意‘风斩冰华’这个人物吗?你这种一看到女人就没有办法克制住自己的性格,应该彻底好好矫正才行。”

有道是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但是现在的上条,此刻正面对着一千只鸭子……

“喂……医生,能不能给我转个加护病房,这两位太可怕了……我要谢绝访客。”

上条当麻这么一说,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的两人面色一沉,用更加高速地敲打起了上条当麻的脑袋。

“喂,寺庙里的和尚敲木鱼也没有这么快的吧!”

“你还说你还说!”

“活该。”

姬神秋沙给自讨苦吃的上条当麻盖棺定论。

“好了,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一个小时后给你进行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