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泽宫打着哈欠,回到了新家,看到客厅没有灯光,本以为桃乐丝已经睡了,当来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看到她双腿并拢在一起,下巴倚着放在膝盖上的左手,右手则是操纵着鼠标在浏览着什么消息。

上泽宫怔了一下,开口道:“桃乐丝,我回来了。”

桃乐丝瞥了一眼上泽宫,随口应道:“信徒,欢迎回来。”

虽然夜已经深了,不过桃乐丝这个夜猫子平常的时候完全没有睡觉的**,直到两三点才会睡觉。

今天她的兴致似乎不怎么高,等上泽宫回来之后便从电脑椅上下来,踩着拖鞋便准备离开。

“你早点睡吧,我回房间了。”

“先别走,我有点事要告诉你。”上泽宫道。

“今天我已经累了,明天再说吧。”桃乐丝简短的道。

“明天的话,大早上你肯定又是不起来,还是现在说比较好。”

听到上泽宫这样说,桃乐丝重新坐在了电脑椅上,敲起了二郎腿,只穿着短裤的她露出的洁白肌肤让上泽宫看着有些目眩。

“说吧,早点说完,我早点回去。”

上泽宫清了清嗓子:“桃乐丝,其实,我和悠夏交往了。”

爽朗笑容苹果头少女午后悠闲时光

“哦,还有吗?”桃乐丝冷静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要让我搬出去?”

在上泽宫的想象中,桃乐丝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惊讶不已,然后生气的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和她商量,却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的冷静。

上泽宫闻言一怔:“你为什么要搬出去?”

“我一个整天混吃等死,毫无作为的女神,能够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用直播来赚一点小钱。”

桃乐丝突然开口抨击起了自己,“悠夏她每月直播赚的钱比我多出几百倍,家里还有一个公司高管的老妈,你和她在一起,甩掉我这个累赘不是更好吗?”

“桃乐丝,你怎么了?”上泽宫不禁问道,桃乐丝今天的状态明显不对劲。

“没什么啊,我很好,看到信徒有一个美好的归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桃乐丝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今天的时间有些晚,我明天再搬家吧,好了,我要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桃乐丝站起来,朝着门的方向走去,不过,上泽宫拉住了她的手。

“你一定有问题,今天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上泽宫看着桃乐丝道,“最近两天晚上我没有回来做饭,一直让你饿着肚子,你一定攒了一肚子气,对吧?”

上泽宫在早上出门的时候一般都为桃乐丝准备好了早餐和午餐,晚饭本来是自己回来的时候才做的,但他已经连续两天回来迟了。

虽然上泽宫有正当理由,不过这确实是他感到愧疚的一点。

桃乐丝哼了一声:“厨房里有食物,我想吃什么自己就做了,怎么可能饿到我!”

“是吗,那么我为什么看到厨房的垃圾桶除了方便面就没有其他的厨余垃圾了?”

桃乐丝立马反驳道:“谁说没有的,还有两个鸡蛋!”

看到自己说漏嘴了,桃乐丝不爽的道:“啰嗦,方便面也很好吃的,我才没有饿着呢!”

上泽宫知道桃乐丝这句话并没有撒谎,她的确很喜欢方便面,看来,桃乐丝的确不是因为这个而生气……

上泽宫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你刚才怎么没有感到惊讶?是不是在我说之前就知道了我和悠夏交往的事情?”

“嗯,悠夏在你没回来的时候就给我发了消息,告诉了我这件事。”桃乐丝点头,有些不是滋味地道。

虽然桃乐丝一直鼓励上泽宫要多亲近悠夏,在得到悠夏的回复时也真心实意的恭喜了,但真正从上泽宫口中听到他们两个交往的事情后,她却感到有些烦躁。

上泽宫看到桃乐丝的表情,猜到了她的些许想法,笑了起来:“我知道了,难道说……你是在吃醋吗,因为我和悠夏告白?”

“才没有!”桃乐丝也不走了,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悠夏是一个好孩子,她很喜欢你,如果你和她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幸福的。”

上泽宫坐在了床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你为什么突然就说要走?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桃乐丝哼了一声,闷闷的道:“谁说是我主动想走了,难道不是你先想着要抛弃我吗?

你这两星期神神秘秘的在忙什么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也没有在搜集信仰,刻意的在远离我,如果你和悠夏在一起的话,我一定是一个电灯泡……

如果我离开的话,契约便能够解除了,你就能够和悠夏在一起做那些喜欢的事情了……”

桃乐丝越说越烦躁,面露不悦之色,“真是的,你只需要想着和悠夏亲亲我我的就好了,我好心好意给你腾出空间你还不领情!”

难道说……她是在害怕自己抛弃她?上泽宫总算明白了桃乐丝在担心什么。

确实,从桃乐丝的视角看,自己最近一直没有和她汇报近况,恐怕她以为自己已经开始消极怠工,不再去为她搜集信仰了,她看在眼里,焦急在心里,嘴里却什么也没说。

再加上她从悠夏那里收到了自己和悠夏交往的消息,心中肯定恐慌不已,以为自己要抛弃她。

上泽宫感到好笑:“笨蛋神明,我这两星期可是一直为了你的事情在忙碌啊,你在担心什么啊?

况且,就算我和悠夏在一起,这也不是抛弃你的理由啊。你怎么可爱,我怎么舍得让你离开这里啊。”

“可爱……”桃乐丝深吸了一口气,“信徒,难道你喜欢我吗?”

“废话,我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会一直照顾你?”上泽宫毫不犹豫地道。

“我就知道……”桃乐丝的内心有些窃喜,“既然你喜欢我,为什么又和悠夏去交往了?”

“那当然是因为,我也喜欢悠夏啊。”

“……”

上泽宫坦然的回复让桃乐丝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确实,我和悠夏交往了,如何安置你这是一个问题呢。”上泽宫思考了起来,打了个响指,“对了,我有一个好办法。桃乐丝,你以后就做我的小妾吧。”

“小妾?”桃乐丝重复了一遍,她并非是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只是她脑子有些糊涂,为什么自己要变成小妾。

上泽宫笑着道:“你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安身之处吗,你以后就以我的‘妹妹’的身份在我家里住下,作为报酬,你需要在私下解决我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