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病房。

邵子峰闭着双眼,抬着一只胳膊静静的站在病床前。

房内到处都是灰黑色的荆棘藤蔓,把他的身体保护在中间。

小鹿双角微光闪烁,轻轻抵着他的额头。

“嘻嘻~”

这时,清脆的笑声响起。

身材娇小萝莉从藤蔓中慢慢浮现,它头戴黑纱小圆帽,银白的长发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身上穿着哥特式的黑色蓬蓬裙,有着蕾丝花边的裙摆下露出两条被白丝裤袜包裹的小腿,脚上则踩着黑色的圆头小皮鞋。

精致的黑底小折扇遮住下半张脸,让人不禁想探寻扇子下面是一张什么样的姿容。

娇小萝莉身体轻飘飘的坐在了邵子峰的手臂上,来回踢着小短腿,

它用小手轻轻抚摸着邵子峰的脸庞,然后慢慢滑过下颌线,脖颈以及喉结处。

唰!

小萝莉收起折扇,露出殷红的嘴唇和圆润的下巴。

公园里偶遇纯真女孩

它一只手摩挲着邵子峰的脸庞,俯身闻了闻,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丝丝红晕,忍不住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一下:“公爵大人好香啊,灵灵好喜欢~”

这时它的手指轻轻拂过邵子峰的眉眼,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

“果然,不会反抗的公爵大人才是最可爱的呢~”

就在它的手拂过另一边的侧脸时,灵灵嘴角的笑容突然僵住。

它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小手,只见手指上沾染着殷红的鲜血。

灵灵低着头认真的看着那抹鲜红喃喃自语:“血液的颜色明明那么鲜艳,可我为什么那么生气。”

小圆帽下面的黑纱轻轻浮动,病房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进了丝丝冷风。

呜呜~

风声越来越大,灵灵的身体慢慢漂浮在半空中,哥特式的蓬蓬裙随着风不住的摇摆。

白皙的小手轻轻一点,满屋子的荆棘藤蔓都被分解为元素粒子,露出了门外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治疗露露。

灵灵歪了歪小脑袋,浮动的黑纱下似乎有红芒闪动。

“你们,竟然敢伤害他。”

“卟!”

几只治疗露露尖叫一声,顿时四散而起,它们似乎十分惧怕此时的灵灵。

“呵呵~”

嘲讽的笑声在风中回荡,灵灵小手上浮现出星星点点的星光。

点缀着星光的华丽藤蔓王座出现在房间内。

“华而不实的东西。”

咔嚓!

王座应声碎裂,一把血迹斑斑的唐刀出现在漫天的碎屑中。

灵灵转过身用小手轻轻拂过邵子峰的嘴角:“公爵大人乖乖的哦,灵灵一会再来陪你玩。”

说完它抓起那把比它还要高出许多的唐刀。

黑纱下红芒闪动。

兴奋到战栗的声音在房间回荡。

“毕竟,灵灵的游戏时间到了呢~”

轰隆隆!

治疗中心大楼再次震颤起来,窗户上的玻璃在楼体的震颤中纷纷炸裂。

闪着光的玻璃粉尘中,粗壮虬结的荆棘藤蔓争先恐后的从窗户中爬出,很快把整栋大楼都包裹了起来。

哗啦。

这时,碎裂的玻璃刚刚坠地,晶莹的玻璃碴四处飞射。

秦镇北双眼圆睁的怒吼道:“都愣着干嘛,快去救人!”

副官连忙发号施令:“一连一班攻坚,拯救被困人员,其他人,准备战斗!”

“是!”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起,所有的石甲巨犀做出攻击姿态。

“谟——”

其中五头石甲巨犀仰头发出低沉的叫声,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队列,朝着治疗中心的大楼推进。

秦镇北看着一般攻坚组的背影,脸色很是难看。

对于奔兕军团来说,这种场地十分不适合体型庞大的石甲巨犀战斗,除非他直接下令推平大楼。

“李天问和陆安南两个混蛋。”

“退,快点后退!”

这时,正在推进的一班攻坚组突然发生了骚乱,几个人脸色苍白连滚带爬的往大部队的方向撤退。

秦镇北见状整个人都炸了。

他粗暴的推开挡在身前的士兵,对着带头往回跑的一班班长的胸口踹去:“去你奶奶的瓜怂!”

那个班长被踹的在地上滚出了好远,他面露惊恐之色,来不及站起来用双手抓着地面往回爬。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秦镇北看到这一幕直接被气笑了,他眼睛通红的吼了一句:“这他娘的是谁的兵,给老子站出来。”

“报告,是我的兵。”副官上前一步,腰杆笔直目不斜视的敬了个礼。

“你他娘的…”

秦镇北指着副官的鼻子,却没有把剩下的话骂出口。

副官松了口气,毕竟被当着手下的面骂会很丢人的,他不满的扫了那个班长一眼,突然瞳孔一凝。

“你,站起来。”

“他娘的瓜怂,让他趴着,看老子回头就毙了他。”

副官没有理会秦镇北,伸手抓住那名班长的胳膊一使劲,被他抓住的迷彩服袖口直接粉碎成渣。

握着碎裂的破布,副官走向秦镇北:“将军你看。”

“这是…”秦镇北用手捏起一片仔细打量着,随后转过身看向那几人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老子说清楚,说不清楚老子就毙了你们。”

“将…将军…你看。”

那名班长从地上爬起来,用手在自己的石甲巨犀身上一掰,随着白色的粉末脱落,那块看上去十分坚硬的石甲竟然直接被掰碎。

“谟~”

石甲巨犀发出低沉的叫声,显得十分的焦躁。

看着那堆粉末,秦镇北瞳孔一缩。

作为奔兕军团的军团长,他十分清楚石甲巨犀的石甲有多坚硬,哪怕人类的力量再大,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掰碎。

他伸手捏起石甲碎片,两根手指微微用力,细小的白色粉末从指间飘飞。

秦镇北没有再说什么,微眯着眼睛看向治疗中心的大楼。

这仔细一看,还真让他看出了端倪。

只见被荆棘藤蔓覆盖的治疗中心大楼上笼罩着淡淡的灰色雾气。

黑灰色的藤蔓缝隙间,隐约能看到楼梯的墙面,只是墙面上原本光洁的瓷砖此时却失去了光泽,变得黯淡无光。

那些黯淡的瓷砖上布满了裂痕,白色的粉末从缝隙中往下挥洒。

不仅如此,就连大楼附近的植物都肉眼可见的泛黄枯萎,像是瞬间被吸收了所有的生命力,散发着沉沉的死气。

时间类场地能力?

不对。

先不说有没有这么逆天的能力。

如果真的是时间类的能力,那么刚才进入的士兵不可能毫无变化的走出来。

只是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秦镇北转过头面向奔兕军的士兵:“所有人,退后二十米!”

“是!”

整齐划一的步履声中,奔兕军有序的往后撤退。

副官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秦镇北:“将军。”

“退后,不用管我。”

秦镇北脸色严肃抬起手。

震颤的地面上裂开一道空间裂缝。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