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夺命的紫烟,终究还是蔓延到了炙金等人的面前……

“炙金大哥,阴阳五行大阵已经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

一座气势恢宏,五行本源气息流转的大阵之前……

女子的声音响起,正是墨蓝。

她得到了五行长老中,白江的修为精华,此时一身冰系修为,已经尽数被转化为纯粹的水之本源。

修为更是直逼圣者境,隐隐约约,也是触摸到了那层桎梏的门槛……

此时,因为炙金需要操纵混元金斗,不能有一丝闪失。

所以现在数十位默虚山大能布下这阴阳五行大阵,主导者,便是墨蓝!

真要论起这阴阳五行大阵的强度,怕是要比起在默虚山那日,由白恭主导的阵法……

还要强大不少!

因为,不管是阵法主导者的实力,还是布阵大能的数量,都已远远的超过了当时!

不过……

清纯少女院子晾衣无邪笑容满分美图

望着那已经逼至近前的紫烟,以及在那紫烟之后,虎视眈眈的数百位白泽族大能……

仅凭这阵法,是否能将对手抵挡,他们心中也是没底。

“好,辛苦你们了。混元金斗,开!”

炙金闻言,点了点头,随即深吸一口气。

将手中混元金斗向天空中一抛,旋即一道身影,便是自倒悬的金斗口内飞射而出!

正是白狂不假!

只是……炙金这次耍了个心眼,白狂在混元金斗中遭受金、空间本源镇压。

仅仅是应付金斗的封禁,便已经是精疲力竭。

根本无法沟通外界,更遑论辨认方向。

一感到混元金斗对自己的束缚力下降,几乎是必然会拼尽力,向最为薄弱之处逃遁。

而炙金,则是十分鸡贼的将斗口贴近紫烟,这也就造成了……

白狂的身形宛若喷气机一样,骤然射进了紫烟之中!

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好像真的把那操纵紫烟的施术者吓了一跳。

白狂毕竟是白泽族皇子,而且以力证道,触摸圣境。

凭借强横的本体,丫或许能在其中撑上一会。

但也绝对是活不长!

更何况,白狂还在混元金斗中被消耗了不少的元气!

最可气的是,这目光短浅的蠢货,为了尽可能的远离混元金斗……

竟然在逃出之后,骤然加力,众人只见到白光一闪……

这魂淡便已经深入紫烟近千米!

这白狂真要死在紫烟之中,必然会对后者的操控人造成影响。

毕竟,上面那群老不死的,绝对不会允许出现同阵营自相残杀的情况!

因为,那样便是无能!

轰!!!

常人难以想象,飘渺难寻,宛若没有实体的烟雾也能发出如此震耳欲聋之声。

像是山崩海啸一般,绵延千米隘口的紫烟轰然倒卷,为白狂裂开一道仅够他一人通过的口子。

炙金等人藉由这裂口向内看去,白狂此时已是神态萎靡,目光涣散。

甚至连嘶吼都没能发出,即使是控制身形悬浮在空中,都颇为勉强!

他的肉身之上,一块又一块被紫烟侵蚀后,出现的暗紫斑纹出现。

有些地方,甚至连血肉都消失,皮肤呈现风化状态……

一些伤口处,深可见骨,但不见血肉,只有缕缕飞灰自其中飘洒而出。

可以想见,若是那施术者反应再慢一些,这白狂今天就要化为灰灰!

而后者这凄惨下场,也是让炙金等人咂舌不已。

拿炙金来举例子,这白狂的肉身与前者相比,绝对没有太大差距。

不同的,便是自证大道与灵魂强度。

在这两点上,炙金都要远远强于白狂。

但是,在不知道灵魂力强度与自身证道对这紫烟的防御力,是否有提升的情况下……

也就意味着一位圣者落入其中,都有很大可能性要遭受生命危险?!

“混元金斗,藏尽世间!”

炙金手印一变,混元金斗飞上高空,斗口倒悬,遥指紫烟翻腾之处。

滴溜溜旋转间,混元金斗飞速壮大,短短数息,便已经膨胀至百丈大小。

斗口之内,暗金色光芒闪烁,仿佛内蕴一广大世界。

一股吸力自斗口涌现,倒卷一阵狂风,将威能尽显,就要将那入目的紫烟纳入其中!

而后方不远处,阴阳五行轮转,化作一只黑白巨钟,将包括炙金在内的所有人,护在其内。

这几乎就是炙金等人最后的手段了!

嗡嗡嗡……

混元金斗浑身金光大放……

不知是因为它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加上感受到主人炙金的意愿……

还是因为神物有灵,感觉到紫烟的棘手,被激起了灵性……

炙金只感觉,体内所剩不多的大道本源,正在被混元金斗源源不断的抽取而出。

化为更加强大的狂猛吸力,仿佛是与那紫烟卯上了一般,誓要将其纳入“腹中”!

而经过混沌金斗自己搞了这么一出,众人惊讶的发现,那似乎对谁都不理不睬……

只顾自己闷头前进,并且将纳入范围内的一切活物,尽皆化作飞灰的紫烟……

竟是真的随着斗口传出的波动,有着被吸附进来的迹象!

而当那些先前令炙金等人毫无办法的要命玩意,真的开始大股大股被收入金斗之内时……

默虚山数十位将领,终于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炙金大哥,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墨蓝、苍前、玄晶、白忠等人见到金斗突然神威大放,还以为是炙金不要命的催动了什么手段。

而后得知竟是金斗之灵自主行事,炙金只是因为提供本源之力而有些透支后……

皆是啧啧称奇。

这足以被纳入顶尖之列的先天灵宝,果真是不凡!

不过,炙金现在可是他们的主心骨,不管是对抗白泽族数百大能,还是支撑混元金斗继续施为……

前者都是关键中的关键!

因此,对于他的“坚挺”程度,众人还是颇为担心。

“没事,照这个速度,混元金斗应该是能够在我的力量消耗殆尽之前,将紫烟尽数吸干!”

炙金摆了摆手,表示没有大碍。

他已经仔细的测算过,虽然方才能够借这金斗传回的波动,感受到紫烟抵抗吸扯的力量增加……

估计是那施术者反应过来,开始施展手段。

但以现在的速度,金斗绝对能在自己筋疲力尽之前完成工作。

如此恐怖的夺命紫烟,至今相信,就算是那施术者,也不可能无节制的施展。

熬过了这一关,局势,又将会变得明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