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时分,百鬼事务所的窗户上透出了暖黄的灯光,周围显得十分的宁静,龙道灵不在事务所的时间,百鬼们也只是安静地待在各处,张美月作为事务所的第二个人类,这个时间已经在楼上酣然大睡,红袖作为事务所的内务管家,吩咐各鬼将这里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青面鬼与赤面鬼没什么事情可干,但也一直寸步不离事务所的大门,尽忠职守的做好了守卫工作,除了他们,白起和苏俊所指挥的一众阴兵遍布了整个事务所,这里就像古代的城池一样坚固。

其余的鬼基本上都在前院和后院里游荡,由于这里充满着各种传说的缘故,基本上没什么人会敢三更半夜的闯入这里,然而,一名男子正迅的向着这里飞驰而来。

此时,院子中央的老魁树-树鬼突然感应到什么,露出了不安的表情,对众鬼说道:“大家注意,有个家伙正在树林外徘徊。”

树鬼作为百鬼事务所的第一道防线,只要有外来者靠近这里的区域都会及时感应,听到他的提示,在天台上的千眼鬼立刻看向书里的方向。

就在这时,徘徊在树林中的野鬼和冤鬼出现了以异常的动静,他们也在传达着入侵者的信号,但他们也并不慌忙,因为要进入这里,还要经过竹篙鬼和芭蕉鬼他们两个,以他们的力量,一般人足以应付有余。

过了一会儿,一袭黄衣的尺邪进入了事务所范围内的树林之中,与此同时,树林里响起了“笃·笃··笃···”的敲竹声,只见竹篙鬼手持竹竿,一边敲打着竹子一边向着尺邪走来,随即问道:“来者何人?”

“我是来找你们家主人的。”尺邪微笑道。

“这里晚上不开门,明天请早吧!”竹篙鬼回应道。

“哦,是这样么。”尺邪话音一落,猛地向着竹篙鬼冲了过去。

竹篙鬼大敢不妙,连忙用竹竿阻挡,却没想到自己被对方强悍的力量给冲击到了后方,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

此时,从远处飞来了一颗硕大的芭蕉果实,正向着尺邪的头部砸去,他反手一击,便将这颗芭蕉果实给弹到了一边去,一名身材苗条的绿衣少女出现在竹篙鬼的身后将他搀扶了起来问道:“没受伤吧!”

恋上豹纹的诱惑与清爽

竹篙鬼抬头一看,这个女子正是芭蕉鬼,随即摇摇头回答:“我没事,但这个家伙很不简单。”

“我也感觉到了,让我来吧!”芭蕉鬼随声说道,竹篙鬼却回应道:“不行,怎么能让你出手,我还能战斗!”

芭蕉鬼闻声说道:“我和你都是负责这里的守卫,还需要分你我么?”

“也对,那咱们一起动手吧!”竹篙鬼连忙回答,芭蕉鬼也点了点头。

“说完了吗?你们两个家伙要在这里玩友情游戏么,要动手就快点!”尺邪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紧接着,竹林里的竹子纷纷蠢蠢欲动,芭蕉鬼的身上也伸展出一双芭蕉叶所化的翅膀,两名鬼同时散着自身最强大的鬼气······

正待在院子里的山鬼瑶姬和水火雷他们三鬼都听到了树林的异常动静,也纷纷看向大门外的方向,突然,砰的一声,大铁门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给震开,与此同时,竹篙鬼和芭蕉鬼的身形从外面飞了进来,径直摔落在院子中央。

“你们怎么样?”瑶姬问道。

“外面有个很厉害的家伙····”竹篙鬼还没说完,尺邪的身形出现在大门外,正用一副贪婪的目光盯着院子里的百鬼。

在附近的墓鬼们迎了上去,却被他一手推开,根本不堪一击,天台上,黑起手中的狙击枪瞄准了尺邪,砰的一声,从枪口中射出了一颗子弹,可是,尺邪好像早有预感,猛地跳了起来,一下子就窜进了院子之中,随手抓住一只墓鬼,在众鬼面前将他硬生生的给吃掉。

百鬼们看到这个男人居然把鬼给吃掉了,都大吃一惊,此时,白起和苏俊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带领着一众阴兵冲了出来,纷纷拔剑相向,将他包围住。

这个时候,红袖也带着小青以及其余的鬼从事务所内走了出来,看到这个男人后,诧异道:“你好像是鬼主的客人,为何深夜闯百鬼事务所,还做出如此事情?”

“你们家主人龙鬼在哪,叫他出来吧!”尺邪邪笑道。

“鬼主不在,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就可以了。”红袖冷冷的应道。

尺邪一听,随即哈哈大笑道:“不在更好,我可是专门来找你们的,今晚的晚餐实在太丰富了!”他一边说,还不停的留着口水,样子极为恶心。

红袖本来就对这个人有一种奇怪的厌恶感,见他这么一说,也毫不客气的应道:“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这里是百鬼事务所,别以为你可以随随便便的在这里胡闹。”

话音一落,长坟鬼、五奇鬼、画皮鬼、刀劳鬼、长鬼,毛鬼他们一众纷纷从后院冲了出来,就在这时,事务所门前的两位狰狞恶鬼-青面鬼和赤面鬼也手持狼牙棒,晃悠悠的走了上前。

赤面鬼一上来就喝道:“哪里来的臭小子,三更半夜擅闯民宅,扰人清梦,居心何在?”在旁的青面鬼一听,也好奇的说道:“大哥,最近感觉你说话的与其越来越像人类了?”

赤面鬼瞪了他一眼:“在办正经事,别乱打岔!”青面鬼见状也连忙点着头。

尺邪看着两名气势汹汹的青面鬼和赤面鬼,也微笑道:“我说谁口气那么大,原来是两只狰狞鬼而已,别以为自己是恶鬼就很张狂,我倒是根本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说完,尺邪爆出一股强劲的鬼气,原本单薄的身躯在一瞬之间变得高大强壮,样子也变得狰狞和扭曲,赤面鬼一看,也不由得说道:“你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变身后的尺邪邪异一笑:“我吗?哈哈哈,我可是鬼的克星。”

话音一落,尺邪身子飞快的冲了上前,把手伸向了红袖的方向,红袖在危险之际,手中迅燃起了一团黑焰,果断的向着他扔了过去,当黑焰砸在他肩膀上的时候,尺邪用手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赞赏的说道:“黑焰果然是不同凡响,还真的烫着我了。”

连狰狞恶鬼都有所忌讳的黑焰,居然在对方身上只是烫着而已,不禁让红袖大吃一惊,此时,赤面鬼大喊道:“红妞,你赶紧待到一边去,这家伙不是你能够对付的。”

接着,青面鬼和赤面鬼两个不敢怠慢,同时挥着狼牙棒冲了上前,向着尺邪使出攻击,只见他伸出双手,同时抵住了狼牙棒,赤面鬼以为将他压制,便嘲笑道:“什么鬼的克星,虚张声势而已,也不见得怎样?”

尺邪也稍微有些惊讶,这两只狰狞鬼的力量和一般的狰狞鬼好像有所不同,不过随后他也冷冷一笑。瞬间变化成一只如同老鹰一样的鸟类,飞向空中,躲过了二鬼的攻击,让青面鬼和赤面鬼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不一会儿,尺邪又变成了一名身形强壮的巨汉站在了原地,此时神通鬼和长鬼们立刻冲了上去,他却化作了烟雾诡异的移动到他们身后,似乎并不想和他们正面对抗。

就在神通鬼他们犹豫之际,那团烟雾又化作了尺邪的模样,在背后给予了他们重力一击,让他们来个措手不及,向着前方狼狈的摔了过去。

尺邪拍了拍手掌,笑着说道:“先玩到这里吧,我要开餐了!”接着,他嘴里露出了一排黄的尖牙,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向着一旁的百鬼们冲了过去。

在附近的红毛鬼冷不防的被他给抓住,在他的手臂上咬下了一口,顿时,红毛鬼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来,黑毛鬼和白毛鬼他们两个看到兄弟被袭,便奋不顾身的冲过去进行救助。

尺邪见状,也好像对他没什么兴趣,随手就把红毛鬼给甩了过去,继续寻找新的猎物。

红毛鬼受到了严重伤害,他有气无力的对黑毛鬼说:“大哥,千万别给这个家伙咬到,我感觉力量好像被他吸收了一样,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黑毛鬼一听,连忙对着周围的众鬼提醒道:“大家小心,这家伙会吸收我们的力量,别被他咬到了!”

顿时,百鬼们都戒备起来,水火雷三鬼在远处不断的对他进行攻击,尽量不给他机会接近同伴,可是,尺邪不仅身形结实,度也快,在躲避攻击的时候,又抓到了一只五奇鬼,这次他并不只是咬他而已,而是直接要把他给吃掉。

单眼五奇鬼见状,和其余三鬼合力阻拦,可是并没有什么作用,眼看那只被咬的五奇鬼的身形逐渐变得虚弱,情况十分危急,稍有差池,就会葬送在尺邪的口中。

突然,一道剑影闪过尺邪的面前,直接砍断了他的一只手臂,那只五奇鬼也在这时获救,这也让尺邪吃惊了一下,他缓缓的转过身来,看到那个用剑把他手砍断的鬼。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杀神白起,双眼散出一股浓烈的杀气,就在这时,尺邪背后传来了一人的呐喊之声,痴鬼子龙移动到了他的身后,在他身上直接使用了连环三踢,将他打得后退了几步。

尺邪看上去似乎受到了重创,然而,他根本没有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反而露出了十分开心的样子,看着白起和子龙两个自言自语的说道:“不错,你们两个也很合我口味。”

就在这时,尺邪被砍断的那只手居然重新长了出来,露出了一脸猥琐的摸样,身躯也不断的在膨胀,口水鼻涕布满了整张脸,他的鬼气也越来越强烈,看着周围的百鬼们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办,个个都很不错,挑哪个好呢,既然这样,今晚就把你们吃了,哈哈哈···”

尺邪出十分恶心的笑声,声音响遍了整个百鬼事务所·····

突然,他眼神一变,整个外形已经变了样,脑袋变得特大,一张大口下排满了黄的尖牙,样子十分恐怖,他的身上迸出一股莫名的力量,将周围低级的鬼都给一一震开,准备向着白起和红袖他们的方向冲去。

然而,当他准备攻击之际,百鬼事务所的大门之外传来一股更加强大的鬼气,这股气息从外面融了进来,直袭着尺邪的方向,让他感觉到了危险,随即转身一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