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浓雾与烟尘瞬间遮盖住了方宏的身体。

“天门吗……呵,就算是相当于主教级的法师又如何,如此近距离的傀儡爆炸,估计连尸体的样子都认不出来了吧!”

如同锣鼓般厚重的女人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里。

“对了,忘记了呢!”

“午安哟,幻想杀手。”

最为浅薄的烟尘开始散去,露出了高高站在石巨人手掌上的女魔法师,她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明一样,高傲的看着自己脚下的刺猬头少年。

这个女人咋的一眼看上去并不好看,她穿着漆黑色的礼服,一头金色的长发沾满了灰尘,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打理过了,棕色的皮肤略微有些枯燥,她站在石巨人的手掌山,就像是石像托着的一柄小雨伞一样,长长的礼服裙摆挡住了她的双脚,甚至连石巨人的半指手掌都给包裹在了里面。

“方宏君他……他怎么了?”

上条当麻的声音微微颤抖,他努力压抑着愤怒的火苗,颤抖着问道。

“哦,你说那个科学侧的走狗啊……”

雪莉冷笑一声,伸出一根巧克力色的手指咬了咬,用一种胜券在握的语气讲道。

甜美的清纯宅女色妹子

“那自然是死了呗!”

“战斗法师虽然很少见,但是我可是与罗马正教的骑士队打过不少交道的人啊,用他们翻来覆去那几招战术用来对付我……简直可笑。”

“你!”

上条当麻怒气上涌,感觉到一腔热血部涌上了心头,他攥紧了拳头,他想要打烂魔法师那张可恶的脸……

上条当麻迈了一步,顿时雪莉所站着的那座石巨人便将她往后一收,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肩上有一个凹坑,雪莉站在那里,上条根本无法靠近她,这个由钢管,桌椅瓷砖和泥土组成身体,还披挂上了柏油路面作为盔甲的超大人偶,真的就像是无人能挡一样。

“怎么了,幻想杀手,难不成你还想要打倒我吗?”

站在石巨人肩头的女人一脸不耐烦地玩弄着自己快要粘在一起的金色头发……

“好吧,随便了,不管是谁都一样,只要搅乱局势就好,也不见得非得要杀掉那个丫头才行。”

“什么意思?”

上条当麻一愣,有些不解,虽然已经知道自己也是这个女人的目标之一,但是她这样随性的态度好像上条就是一条可以随意戏弄的宠物一般。

“听不懂吗,好吧,简单点告诉你,你们三个我只需要杀掉一个就好了,就算是你也无所谓。”

一边说着,女人那双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这一次,她抓着那根白色的圣油蜡笔,然后在空气中挥舞……

一串串白色的字母和图形不断的涌入了女人脚下的石巨人身上,它遵照着主人的命令,抬起脚用力一踩。

顿时,原本就已经破碎的路面碎片再次被震飞,上条当麻的身体也因此失去了平衡,狠狠的甩了一个趔趄。

“艾利丝,踩。”

女人停下手中的画笔动作,然后猛地用力一挥,紧接着,石巨人艾利丝刚刚放下的右脚重新抬了起来,然后继续猛地一跺……

上条当麻终于保持不了平衡,跌坐在了地上。

“大地就是我的魔力来源,只要站在地面上,艾利丝就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没有人能在它的面前站稳脚步,你也不行,幻想杀手。”

金发的女人高傲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上条当麻,微微偏了偏头,发出了自己的胜利宣言。

“你……”

上条当麻努力尝试着想要站起身来,才刚刚站稳,女人手中的蜡笔猛地一挥,一瞬间又是三个字符飞入了脚下的石巨人体内,顿时,石像再一次踏了一脚,同样的时候,这个地下街开始地动山摇,天花板的顶棚开始不断的掉下尘土来。

“你……你这女人……”

上条当麻伸出自己的右手,他知道,只要自己的右手碰到了那个看似高大的泥土傀儡,这个傀儡便会重新解体变成一堆垃圾,只不过,就算上条把胳膊伸成了一条直线,距离石巨人还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可恶啊……方宏君,我……我不能为你……”

“听好了幻想杀手,我叫雪莉·克伦威尔,记住我的名字,让你死个明白……虽然这个时候说出英国清教也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你也传达不出去了……”

“英国清教!”

上条当麻猛地一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岂不是茵蒂克丝所属的魔法组织吗?

“没错哦,英国清教……为了引发战争的火苗,我必须要让更多人知道,我是英国清教的一份子,好了……该去见上帝了小伙子。”

雪莉右手迅速舞动,仿佛是在黑板上写字一般的哒哒声连续不断,几乎在短短的三秒钟内便堆满了雪莉的面前,就像是一面纯白色的光盾一般挡住了她的身体,然后,编写完成的魔法符文便如同流水一般的涌入了石巨人艾利丝的身体。

“艾利丝,拳。”

要比上条当麻的身体还要大得多的石制铁拳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冲着上条当麻的脑袋砸了下来,在无尽的大地之力的帮助下,这样的石巨人就像是大地之子一般,拥有着武圣一般的绝世巨力,没有任何东西挡得住武圣之力,除非同样的武圣出手,否则上条当麻这个主角,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一瞬间,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石拳带起的狂风,撕扯着上条当麻的两腮,上条就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阿姐,别高兴的太早好吗?我还没死呢!”

就在上条当麻陷入悲哀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那道声音听起来非常的耳熟,上条当麻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方宏君!”

上条当麻的身下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一双灰不溜秋的大手直接抓住了上条当麻的腰,运用太极推手一摆,更正了一下上条的姿势,然后拉着刺猬头少年便消失在了那不大的黑洞中。

艾利丝的巨掌砸在了洞口上。

……

“逃走了,他还没死?”

雪莉的一张脸上终于出现了恐慌的神色,她之前借着常识坑了一把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战斗法师,用雷火傀儡变化成自身的样子骗他近身后自爆。

然而这个战斗法师果然实战经验不足,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手段,他便直接上当,不然的话还是比较难缠。

要知道,雷火傀儡这种炼金造物近身爆炸的话,可是足以直接将一座小型城堡给炸塌的,就算是战斗法师,也不可能一点伤都不受就躲开。

但是现在……那个家伙没有死,听他的口气,甚至中气十足,还有心情调侃自己,雪莉的一张脸色不断的变幻着。

一个有了戒心,随时都准备偷袭的主教级法师,这由不得雪莉不小心……现在只能期盼,这个魔法师是硬撑着,已经没有能力再来偷袭自己吧!

“方宏君……谢天谢地,你没有死!”

上条当麻看着手上脚上甚至脸上都沾满了泥土的方宏,也不顾什么脏不脏的了,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友情也能用拥抱来体现,说真的,刚才的时候,上条当麻甚至想着,如果能为方宏报仇的话,就算是死路,上条也不会皱一下眉头,黄泉路一起走,也就不怕什么魑魅魍魉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

方宏抛了抛自己手中的黑色光球,说道:“长时间不用我都差点忘了,我的‘阴元’可是土属性的元力法球,虽然我对‘阴元’最不擅长,不过‘大地溶解’这样的基础魔术我还是记得住的。”

一边说着,方宏一边将手中的‘阴元’丢在地上,顿时,一大片的土地被溶解成了泥浆,上条当麻可算知道方宏身上为什么会变成泥猴一般模样了……

虽然故作轻松,但其实方宏心里却是翻江倒海,没错,刚才上条当麻的行为都被方宏收入眼帘了。

他以真心待我,而我却一直抱有着一些小心思。

感受着上条当麻那颗炽热的心,方宏终于明白自己和他到底差在那里了。

上条当麻是主角,是世界之子,是大气运者,方宏与上条交朋友,其实也是怀着抱主角大腿,再加上与美琴拉关系的心思的,虽然方宏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恶人,但是与心地纯洁,拥有着赤子之心的上条当麻比起来,自己心里的那点小自私,便如同明珠上的污尘一般清晰可见……

方宏并不怀疑上条当麻所说的话是真是假,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能够拥有那种眼神的人,怀疑他简直就是一种罪孽。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古人的话有理啊!”

方宏喃喃自语道。

“上条,你就是我的镜子。”

上条当麻看着方宏的身影,虽然表面上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但是在上条的眼中,方宏的气质,变得更加温暖……借助对美琴的守护心愿强行突破天门境的心灵漏洞,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的圆满了。

不,甚至说,这样赤纯的心思,已经达到了接近天人的地步,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是收集能量,凝聚身外化身……道路,直指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