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乐丝是神明,她所看待问题的角度并非是深见夏彦的角度,而是莲华的角度。

她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违,是必须要接受的,但如果有这样一个人会不顾一切的找她的话,就算是她,也一定会被感受到的吧。

桃乐丝擦着自己的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地道:“信徒,如果你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会怎么办”

“什么事情”上泽宫开启了自动模式,身体后仰听着这一段伤感中带着温馨的bg。

桃乐丝沉默片刻,开口道:“就是说,当有一天因为一些事情,我必须要离开你的时候,你会一直记着我,然后来找我吗”

“那可说不准。”上泽宫枕着手臂,脑袋偏向桃乐丝,一只手指了指屏幕调笑道,“那个时候,你会和我一起做这种事情吗如果会的话,我说不定会去找你哦”

此刻的游戏画面中,在互诉衷肠后,深见和莲华两人来到了一个游乐园,坐在过山车上,旁若无人的又开始了交合。

不对,那是万花筒内部虚构出的地方,本来就没有人来着。

桃乐丝本来还期待上泽宫给自己一个不错的回答,让自己心情变好些,就算是假的也一样,但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毫不掩饰自己的**

“你这家伙难道是靠**驱动的吗”桃乐丝怒骂道。

“安了安了。”上泽宫摆摆手,“我只是在说笑罢了,你干嘛这么在意啊。”

桃乐丝被问住了,对啊,自己为什么会生气啊

牛仔背带裤美女校园写真清新自然

桃乐丝双手抱胸哼了一声,给自己找了一个解释:“我只是感觉你不争气罢了像你这种态度还怎么继续攻略女生啊,只要一开口便被抓到警察局了”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有女孩子喜欢这种调调呢”

桃乐丝怒道:“才没有啦,不要在虚构的世界寻找真实感啊”

这段时间就在两人的打岔中,莲华他们终于做完了,重新来到了万花筒的内部,仿佛黑洞一般,正在不断旋转的万花筒出现在深见的面前,宛如极光一般不断变换颜色,产生出一种超脱现实的感觉。

这个时候,莲华缓缓对着深见说出了自己的存在,并非是女菩萨,也并非是“理的代行者”这种了不起的名头,而是一个自人偶之间的人偶们曾经主人们的怨念、思念在种种的感情沉淀中,从混沌中诞生出的灵魂。

“这个设定好熟悉。”上泽宫自言自语着。

和前文在玩金闪闪的梗一样,这里莲华的身世让上泽宫想到了圣杯中的黑泥,此世之恶。说不定,编剧的灵感来源便来自于此。

就在上泽宫感叹的时候,他看向了桃乐丝,发现桃乐丝此时不知怎么回事走神了,呆呆地看着屏幕。

“桃乐丝,你怎么了”上泽宫问道。

“啊”桃乐丝回过了神,突然羞怒道,“你看我干什么啊,现在又有了一个选项,快点选啊”

上泽宫回头看向屏幕,此时又出现了同样,第三遍的选项要离开,还是留下。

“这还有别的选择吗,当然到了这一步,已经只剩下留下的选项了。”上泽宫依旧选择了不回去。

前两次是桃乐丝,而第三次,是上泽宫选择的。

画面突然变暗,出现了灰黄色的、代表着过去的cg。

原来深见和莲华两人从过去开始,就已经见过面了,中世纪的骑士与女皇、魔女与行刑者、以及狐妖与村民,她们两人不断的相见、不断的相杀、不断的相恋。

两人定下了誓约,约定无论多少时间,无论多少次转世,都一定要找上彼此,手中缠绕的红线便是两人链接在一起的证据。

这一段的告白场面无论是场景还是音乐都十分出彩,桃乐丝心被触动了,捂着自己的胸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深见和莲华两人手牵手,走进了暗流,步入了万花筒的世界。

就在上泽宫以为这个游戏已经结束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轻快的音乐声,画面再次转变。

“信徒,你快看名字”桃乐丝摇了摇上泽宫的肩膀,惊喜的道。

此时,在游戏的左上角出现的代表人名的部分,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名字,“上泽桃乐丝”。

在刚开始游戏的时候,有一个部分是让填名字,这是前作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部分。

上泽宫本想要填自己的名字,桃乐丝却强行将上泽宫的名字删去了一部分,把自己的名字打了上去,美名其曰:“这游戏我也是玩家的一部分,你不能独占冠名权”

上泽宫知道主角的名字是深见夏彦,填这个名字只是游戏的过场而已,没想到的是,名字竟然会出现在这个部分,他有些感慨。

按照前文的描述,在这里出现的应该是深见夏彦的转世,根据之前的约定,难道说

上泽宫拍动着按键,心情略有些激动的进行着游戏进程,在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发少女时,上泽宫停止了按动键盘,开启了自动播放。

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上泽宫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就如同是看到自己的傻儿子终于和隔壁的大小姐修成正果了一样。

“信徒,你脸上的笑好恶心啊”桃乐丝虽然十分嫌弃的这样说着,但她本人却一直盯着屏幕,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莲华扑向了夏彦、夏彦也抱住了莲华。

仿佛穿过了100000光年,在遥远的时空中长途跋涉,终于找到了那时的心情,那时的约定已经实现了。

两人离开,将万花筒万花筒留在了原地。

片尾曲响了起来,制作人名单也都打了出来,故事结束了,上泽宫有些怅然若失,桃乐丝也是一副恍神的模样。

桃乐丝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轻声道:“信徒,我想要再问你一次,如果我离开的话,你会来找我吗”

桃乐丝似乎是很紧张,声音都有些颤抖,上泽宫看着她此刻的脸,呈现出一种水蜜桃般的粉红色,让上泽宫不禁像刚遇到结城赤音一样,心跳加速起来。

在游戏中的深见夏彦告白后,上泽宫心中也有所触动,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你可是我的神明大人啊,是我需要供奉的人,如果你离开了的话,我该去供奉谁

你放心,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绝不会离开。”